今天是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危险驾驶罪定罪与量刑问题研究

作者:韦乐芳  发布时间:2012-12-27 09:06:50


论文提要: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和汽车拥有量的大量提高,醉酒、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所造成的重大交通事故多有发生,如成都孙伟铭案、杭州胡斌案等,均造成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成为全国热议焦点,民众要求“醉驾入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将“危险驾驶罪”纳入刑法,该修正案已于去年5月1日正式施行,至今已有一年时间。根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去年5月1日至今年4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酒后驾驶35.4万起,同比下降41.7%。其中,醉酒驾驶5.4万起,同比下降44.1%。我院从去年5月至今,共审结刑事案件402件,其中以“危险驾驶罪”定罪案件总计13件。从这组数据来看,我国打击危险驾驶行为的成果显著,结果是让人欣喜的。但无论是在立法进程、还是在这一年的司法实践过程中,“醉驾”、“ 竞驾”入刑一直都伴随着各种争议。本文从立法原意及危险驾驶罪与其他相似罪名之间的联系与区别方面着手,试图对危险驾驶罪定罪与量刑方面问题提出完善的立法建议。全文共8463字。

关键词:立法原意;犯罪构成;罪名界定;量刑幅度

 

鉴于醉酒驾车、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已经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及社会公共管理秩序造成严重威胁,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正式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新增了第133条之一,置于现行刑法第133条的交通肇事罪之后,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由此,我国正式将“危险驾驶罪”纳入刑法,该修正案已于去年5月1日正式施行。在这一年的司法实践过程中,危险驾驶罪入刑一直都伴随着各种争议。笔者就所在法院审理危险驾驶罪的实际情况,并结合全国各地法院相关判例,试图对危险驾驶罪定罪和量刑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关对策,以期对司法适用有所裨益。

一、 危险驾驶罪的实施现状

(一)危险驾驶罪的实施效果

《刑法修正案(八)》自施行以来,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入刑“第一人”,最有名的案例就是著名音乐人高晓松醉驾案。2011年5月9日晚,高晓松醉酒后驾车行驶至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外大街十字坡路口时发生交通事故,致四车追尾、三人受伤。后经司法鉴定,高晓松血液内酒精含量达243.04mg/100ml。最终,高晓松以“危险驾驶罪”被判拘役6个月,处罚金4000元。高晓松也因此成为酒驾入刑后第一个被抓的名人。据有关数据统计显示,自去年5月1日以来至今年4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酒后驾驶35.4万起,同比下降41.7%。其中,醉酒驾驶5.4万起,同比下降44.1%。全国酒驾醉驾降幅均超四成。从去年5月1日至12月31日,全国因酒后驾驶造成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下降22.3%;截至4月20日,今年以来上述指标的同比降幅为28%。酒驾、醉驾“双降”,因酒后驾驶导致的交通事故明显下降。就笔者所在的桂林市而言,2011年5月1日至2012年3月31日,桂林市交警部门共查处酒后驾驶317起、较前年同期下降10%,其中醉酒驾驶88起,已立案79起,移送检察机关67人,法院判决51人,吊销驾照67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96人。全市因酒后或醉酒驾驶造成交通事故死亡21人。 从以上几组数据可以看出:危险驾驶行为入刑后所取得的社会效果显著,也论证了危险驾驶行为入刑的必要性和正确性。

(二)危险驾驶罪案件的特点

2011年5月至今,我院共受理刑事案件402件,其中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13件。根据本院所审理的危险驾驶罪案件情况及结合各地法院司法实践来看,现将危险驾驶罪案件的特点归纳如下:

1、醉酒驾驶的机动车类型主要是摩托车和小型客车,分别为7件和4件;并无一例私家车违法情况出现。这与国内经济发达地区所涉案件的车辆绝大多数为私家车不同。这主要是由我院所辖区域经济条件所限制。在法庭审理时,我们发现肇事者大都是小学、初中文化水平,受教育程度不高,根据他们朴素的意识观念,都以为危险驾驶罪只是针对小型汽车和大型客货车而言,与摩托车、助力车无关。这需要我国有关司法部门加大对新法的宣传力度,将危险驾驶入刑的观念普及人心。

2、以危险驾驶罪定罪的犯罪行为危害结果都不严重,这也是由于立法上将危险驾驶罪定为一轻罪有关:其中两车碰撞的案件为9件,由公安机关查处案件3件,造成人员受伤的案件为1件。

3、我院无一例案件是对“追逐竞驶”的行为进行定罪处罚,这在全国各地法院司法实践中也是很普遍的现象。追逐竞驶行为的情节恶劣因缺乏定性标准,使得该条文缺乏操作性而流于形式 。

   4、在定罪量刑方面:我院所受理的13件案件中,无一例被免于起诉,也无一例适用缓刑。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危险驾驶罪入刑一年以来,除了取得可喜的成绩之外,也存在一些问题。下面笔者仅就在定罪和量刑方面存在的争议问题作出论述。

二、 危险驾驶罪的定罪

(一) 危险驾驶罪的定罪

危险驾驶罪行为类型限定为醉酒驾驶和追逐竞驶两种情形。追逐竞驶需要情节恶劣才构成本罪,而醉酒驾驶并不需具备情节条件。

(二) 定罪方面存在的争议

1、“醉驾是否一律入刑”。

(1)对醉酒驾驶的理解。

醉酒驾驶是指行为人在醉酒状态下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我国对醉驾的判断标准是形式判断,并不区分行为人的体质,对酒精的耐受度等,以体现法律的普适性。根据《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吸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规定,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属于醉酒驾驶。单纯从法律规定来看,构成危险驾驶罪并不需要具备“情节恶劣”的情形,只要行为人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或大于80mg/100ml即构成本罪。但在司法实践中,关于“醉驾是否一律入刑”的问题却一直争论得沸沸扬扬。

(2)“醉驾是否一律入刑”的争论由来。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在重庆召开的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虽然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追究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刑事责任,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对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此言一出,即在社会各界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公安部交管局称,《刑法修正案(八)》和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正式施行以来,从法律执行情况看,各地公安机关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对经核实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一律刑事立案 ,在公安部、最高院分别针对“醉驾入刑”执行上表态后,2011年5月23日,最高检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白泉民接受新京报报独家采访时表示,对于检方来说,醉驾案件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律起诉。由此,关于“醉驾是否一律入刑”的争论达到了高潮。

(3)笔者观点认为:醉驾不应一律入刑。

①符合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基本涵义是:针对犯罪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该宽则宽,该严则严,有宽有严,宽严适度,做到“宽严相济,罚当其罪”。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是指对犯罪分子量刑时,应根据其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大小相适应。在司法实践中,不同的案件,具体情节、事实各不相同,案件所产生的危害程度也不一样。比如,行为人血液酒精含量刚刚达到80mg/100ml,在夜间极其偏僻的路上,开车前往二十米开外的停车场,此时给社会造成的危害性就极小。而若简单的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并不符合刑法中宽严相济、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要求。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本质特征,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行为,不能只从表面上是否与刑法规定的条文相符,还要看其是否具有一定严重程度的社会危害性 。江西某基层法院就曾受理过一例特殊的醉驾案:一个司机在吃饭中途出门将车挪到对面马路,正巧被交警逮个正着。法院认定情节显著轻微,做出了无罪判决。

②刑法总则指导分则,刑法分则是总则所确定的原理原则的具体体现,二者相辅相成,分则不得与总则相抵触。刑法总则第十三条规定:“……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在刑法分则中,有些罪名写明犯罪成立要求达到“情节恶劣”等条件,这并未突破刑法总则的规定,而只是将刑法十三条表述得更加具体;同样,即使刑法分则对有些罪名的犯罪成立并没有写明情节条件,也应受刑法总则十三条的约束。譬如刑法分则盗窃罪的成立有数额或者次数的要件规定。但是在2006年最高法发布的《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九条规定: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实施盗窃行为未超过三次,盗窃数额虽已达到“数额较大”标准,但案发后能如实供述全部盗窃事实并积极退赃,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一)系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二)……。由此可见,虽然分则条文规定了盗窃罪犯罪构成的要件,但是若该行为社会危险性显著轻微,尚未达到犯罪的严重程度,仍不认为是犯罪。同样的规定还适用于抢劫罪、强奸罪等重罪。而危险驾驶罪作为一轻罪,适用刑法第十三条也是有法有据,符合刑法体系规范。“醉驾不应一律入刑”正是刑法总则第十三条规定的题中之义。如果因为严打醉驾之势日趋高涨而无视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将醉驾一律入刑,那也就违反了法治的基本原则。

(4)笔者认为,以下几种情形可以认为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应以犯罪论处:

①为紧急救助危重病人或见义勇为,而不得已危险驾驶,且并未造成损害后果的;②酒精含量等于或者小于90mg/100ml,未造成交通事故而且积极配合检查的;③连抽象危险性也没有的醉驾行为;④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2、“追逐竞驶”行为中“情形恶劣”如何认定成为司法难题。

(1)追逐竞驶的理解。

   追逐竞驶,并需具备情节恶劣的条件。有学者认为,追逐竞驶至少应该有两辆或两辆以上的机动车,在一起以较快的车速实施一种相互追赶的驾驶行为才能构成本罪,而仅有一辆机动车即使有严重超速行为,也不能认定为本罪 。笔者并不赞同以上观点。虽然单从字面意义上看,“追、逐”一般存在于两方,但也可以是行为人无意思联络的单方的竞驶行为,如行为人看到前面的车辆行驶比自己快,为了逞一时之气,不断的超速,变道,甚至赶超这一个继续赶超下一个,典型案例如胡斌飙车案等,此类飙车行为的危害性并不亚于两车竞驶情形,也应该构成本罪。

(2)“追逐竞驶”行为中“情形恶劣”如何认定标准模糊。

在本院所审结的13件危险驾驶罪案件中,均是对醉酒驾驶行为进行处理,无一例是对“竞驾”行为进行定罪处罚。这主要是由于我国目前并未出台相关的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对竞驾“情形恶劣”的“情形”做出统一标准,直接导致了我们司法机关在实践中难以对此类案件进行定罪量刑。

首先来看一则案例:5月26日凌晨3时08分许,深圳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案件。由侯某驾驶的红色跑车,在滨海大道东往西方向行驶至侨城东路段,与同方向行驶的两辆出租车发生碰撞,造成其中一辆出租车起火,导致该车内3人当场死亡,3名死者为出租车司机和车内2名女乘客,1名轻伤者为红色小车内乘客。据交警现场初步调查,红色小车司机侯某涉嫌超速行驶、酒后驾驶,在超越同方向车辆时,与前方同方向行驶车辆发生碰撞。“5•26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引发深圳交警对飙车的高度重视,深圳交警突破性地列出“飙车”认定的四种情形和“危险驾驶罪”入罪的六种情形。从表面看来,深圳交警首次根据现有国家法律框架对危险驾驶罪进行具体化,看似是适应形势变化所作出的创新举措,从实质来看,何不体现出由于我国目前司法解释空白,导致我国司法实践混乱而所作出的无奈措施?

(3)建议出台立法解释、司法解释明确“情节恶劣”具体情形。

对于“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认定不一的情形,笔者建议可通过出台相应的立法解释、司法解释统一标准,明确“情形恶劣”具体情形。例如根据行为人驾驶机动车时周围环境:是否处于闹市区,人多人少,是否在交通高峰时期,夜间还是白天;行为人车速:是否已超出路段限制时速;行为人驾驶方式:闯红灯、逆向行驶或者随意穿插、变化车道;行为人竞速的次数:是否有因超速行驶被处罚的先科等方面来认定是否属于情节恶劣情形。

3、危险驾驶行为是否仅限定于“醉驾”、“竞驶”两种情形。

(1)无证、毒驾等危险驾驶行为危害性并不亚于“醉驾”、“竞驶”两种情形。

先看最近一则广西新闻:2012年5月28日晚上9点40分,在柳州市河东路与桂中大道交叉路口,一辆黑色比亚迪小型轿车撞上对向转弯的一辆两轮电动车,电动车驾驶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立即对此案展开调查。经查,肇事者莫某尿样呈阳性。在讯问中,民警发现莫某身体消瘦、面色蜡黄、精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随后莫某也承认,他当晚7时左右曾在家中吸食毒品K粉,而且称“一直有吃K粉的习惯,大概有半年了” 。另一则案例是:2012年5月27日,来自山东威海的一辆运海带的半挂车,准备开往福建莆田,在甬台温高速宁波段因为极度疲劳打了个哈欠,就翻下落差15米的路基,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有统计数据显示,因疲劳驾驶造成的交通事故60%是睡眠不足3.5小时引起的。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吸毒后驾驶、吸食精神药物后驾驶、疲劳驾驶等行为的危害性并不亚于醉酒驾驶行为。而我国目前仅仅是对“醉驾”和“竞驾”两种危险驾驶行为进行规制,并没有涵盖与之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驾驶行为。相较于其他对危险驾驶立法的国家和地区,均将醉酒驾驶、吸毒驾驶、严重超载驾驶等作为危险驾驶的主要表现形式。如《德国刑法典》第316条规定,“行为人在交通中驾驶交通工具,尽管他由于引用酒精饮料或者其他醉人的药物而不能安全地驾驶交通工具的,处一年以下的自由刑或者金钱刑……” 。

(2)建议通过立法将其他危险驾驶行为纳入到危险驾驶罪的规制范围。具体参考《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危险驾驶的行为应当包括:醉酒驾驶、追逐竞驶、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过度疲劳驾驶等情形。在具体立法技术上,应采取列举式规定和兜底性条款加以补充,以适应未来社会形势变化,赋予法官根据形势变迁原则行使自由裁量权,使得刑法体系更趋严密。

三、 危险驾驶罪的量刑

(一) 危险驾驶罪的量刑。

危险驾驶罪的量刑幅度是“……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由此可见,我国对危险驾驶罪规定为单一量刑幅度,若构成其他犯罪,则从一重罪处罚。

(二) 危险驾驶罪量刑方面存在的争议

1、危险驾驶罪量刑过轻,量刑幅度单一。

2010年,我院共受理交通肇事罪案件共计11件;2011年至今,我院共受理危险驾驶罪案件共计13件,交通肇事罪案件共计17件。在这17件交通肇事罪案件中,有7件案件是由于醉酒驾驶引起的,并且均造成受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由此可见,由醉酒驾驶所引发的交通事故案件数量较多,所造成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正是基于先行法律规定对醉驾、竞驾等行为未有专门的罪名规制,而仅能在发生严重后果时以交通肇事罪进行定罪处罚,这并不符合我国现今打击危险驾驶行为的现实发展要求,由此立法机关专门在刑法中增设了危险驾驶罪。但新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八)》却对危险驾驶罪造成严重后果,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直接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1)笔者对这一法律规定的持质疑态度。理由如下:

①从立法原意上看,我国刑法之所以增设危险驾驶罪,正是基于在张明宝案和胡斌飙车案等类似案件出现时, 由于我国立法空白,使各地司法机关在“交通肇事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摇摆不定,造成了同案不同罪、同罪不同罚等有违司法公正情形出现。但现今刑法增设的危险驾驶罪,法定刑却只是“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法定量刑幅度之轻,远远低于“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并未能有效解决 “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量刑幅度的巨大差异、构成要件的细微差别问题 ,而这一问题恰恰是民众关注的焦点,也是刑法修正的外因。《刑法修正案(八)》给出的对策只是处理单纯的危险驾驶行为,并不符合危险驾驶罪的立法原意。

   ②符合我国刑法体系要求,更好的区别此罪与彼罪。危险驾驶罪主观方面应该是间接故意。危险驾驶罪作为一危险犯,其不以产生危害结果为构成要件,而只要求行为人实施上述行为,使犯罪客体处于危险状态,犯罪即成立。因此本罪的故意一般体现在事前故意,是行为人对抽象危险状态的故意,并不强调行为人对危害后果的主观心理状态。这也是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要区别之一,交通肇事罪主观心态为过失,即行为人应当预见到自己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可能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严重后果,是一结果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观心态为故意,可以是间接故意,也可以是直接故意,一般规制的是较重的犯罪,主观心态更为恶劣,危害性更严重。

如前所述,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主观心态等方面存在较大区别,如果危险驾驶致人死亡,为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竞合,依现行法律规定,则将从交通肇事罪处罚,而交通肇事罪为一过失犯罪,诚如张明楷教授在其所著的《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的关系》一文中指出:这实质上将使交通肇事罪的构造产生变化,使交通肇事罪分为两种类型,一种为单纯过失犯;一种为危险驾驶罪的结果加重犯的交通肇事罪 。而这与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一贯坚持的结果加重犯主观方面从属于基本犯的主观方面理论相违背,在我国的现行刑法体系上、在我国刑法理论上都难以自圆其说。

 ③许多国家均依据危险驾驶行为所产生的后果程度不同,规定不同的量刑幅度。例如日本法律规定:醉酒驾驶者,处两年以下徒刑或10万日元以下罚款。带有酒味驾驶者,处3个月以下徒刑或5万日元罚金。醉酒驾驶两次以上者,将被判处6个月徒刑;2001年,日本把超速驾驶导致死亡者的最高徒刑提高到15年;2005年新增“危险驾驶致人死亡罪”,将酒后驾驶导致死亡者的最高徒刑提高到20年。在英国:危险驾驶罪,经治安法院简易程序审判,可处12个月以下羁押或处/并处5级罚金;经刑事法院审判,可处2年以下羁押或处/并处无限额罚金。危险驾驶致人死亡的可处10年以下监禁或处/并处罚金 。2004年2月14日之后,危险驾驶致人死亡的刑罚提高到可处14年以下监禁或处/并处罚金。加拿大刑法规定:凡酒后开车者,罚款1470美元,监禁6个月,造成人身伤害的监禁10年,造成死亡的监禁14年。相较于我国刑法,只是对危险驾驶罪设立单一法定量刑幅度,而对于危险驾驶罪加重情节,只是“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这一立法规定,并未考虑到危险驾驶罪作为单列罪名的特殊之处,而只是简单的将其纳入到其他罪名规制,显然并不利于保护受害人利益,无法满足民众强烈要求严厉惩罚危险驾驶肇事行为的愿望,也不符合国际立法趋势。

(2)应依据危险驾驶行为所产生的后果不同,规定不同的量刑幅度。

   如前所述,笔者认为,应在增设危险驾驶罪同时,依据危险驾驶所造成的后果严重性不同,设置不同的法定刑,量刑幅度应介于交通肇事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间。具体可规定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危险驾驶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

2、危险驾驶罪量刑不均衡。

(1)全国各地法院普遍存在量刑不一现象。本院审理的醉酒驾驶类危险驾驶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血液中酒精含量在250-260mg/100ml共4件;200-250mg/100ml共3件;100—150mg/100ml共2件;150-200mg/100ml共3件,80-100mg/100ml共1件。笔者发现案情基本相同的案件,处理结果却存有较大差异。例如,2011年5月,被告人李某酒后驾驶一辆两轮摩托车与一辆普通客车相撞,造成车辆不同程度损害。经检测,李某血液酒精浓度为180mg/100ml,后被法院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1000元罚金;2011年12月,被告程某驾驶一辆两轮摩托车,与一辆驾驶的电动车相撞,造成车辆不同程度损害。经检测,程某血液酒精浓度为179.36 mg/100ml,后被法院判处拘役两个月,并处2000元罚金;这两件案件案情基本一样,危害程度相当,但判处结果却存有差别。这种量刑不一的情况在全国各地法院也是较普遍的现象。如前述高晓松案,血液酒精含量为243.04 mg/100ml,被北京东城区法院判处拘役6个月,罚金4000元;2011年9月,郑州市某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血液酒精含量为215.88 mg/100ml的刘某拘役3个月,缓刑6个月,罚金5000元。

(2)危险驾驶罪量刑不均衡的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一是立法上的原因:我国目前并无相关的法律对危险驾驶罪具体量刑细化标准,致使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判案的任意性过大。二是司法实践的缺乏。新增加的危险驾驶罪在司法实践中还处于探索阶段,并无相关经验进行指导,而且新出来的法律具有天然的不完善性,正所谓“万事开头难”。三是不同的法官认识程度不同,对法律的理解也不一样。就同一案件很难做出相一致的判决结果。量刑不均衡的现象出现,使民众开始质疑司法公信力,也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法律适用统一性原理。

(3)笔者认为,应出台相应的细则,细化危险驾驶罪的具体量刑幅度,具体可参考以下几方面的因素:1、醉酒驾驶案件,可根据血液酒精含量的不同来加减刑罚;可以200-250mg/100ml、150-200mg/100ml、100—150mg/100ml、80-100mg/100ml作为不同的幅度,规定每增加到一个幅度,则增加拘役一个月;然后在此量刑基准上,根据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情节恶劣程度来作为增减刑罚的依据,比如是否是无证驾驶、驾驶的地点是否在闹市区,是否具有超速情节等;2、追逐竞驶类案件,可根据超速行驶的不同程度来确定量刑的基准刑。可以以超过规定时速的1.5倍、2倍、2.5倍、3倍等作为不同的量刑幅度,再根据情节恶劣情况不同作为增减刑罚的依据。

四、 结语

危险驾驶罪入刑是我国刑法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完善我国刑法体系,顺应国际立法潮流的必然要求。自《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一年以来,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也更有力地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虽然在具体的司法适用过程存在一些争议和不足,这有待于我国立法、司法机关在今后工作中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规定,同时要求执法部门严格依法办事、违法必究、执法必严,以共同维护我国良好的社会环境,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 赵秉志、赵远:《危险驾驶罪研析与思考》【J】,《政治与法律》,2011年第8期。

【2】 邓定远:《危险驾驶罪比较研究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刑法论丛》2010年第4卷。

【3】 李成福:《论危险驾驶罪》【J】,《四川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2月第23卷第1期。

【4】 解晓玲:《关于危险驾驶罪问题的探析》【J】,《法学与实践》2011年第3期。

【5】 卓方芳:《关于危险驾驶罪的范围认定及处罚研究》【J】,《企业导报》2011年第22期。

【6】 张明楷:《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的关系》,《人民法院报》2011年5月11日 第6版。

【7】 李朝晖:《危险驾驶罪司法适用论要》【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51卷第6期。

【8】 魏唯:《危险驾驶罪的法律分析与完善建议》【J】,《东方企业文化•天下智慧》2011年5月版。

【9】 李朝晖:《危险驾驶行为独立犯罪化刍议》【J】,《江西社会科学》2010年第9期。

【10】 张建中、郑创彬:《我国刑法增设危险驾驶罪之法理思考》【J】,《中国检察官》2010年第5期。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象山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